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好地方

 
 
 

日志

 
 

数千尖兵丛林搜捕:摸不到中国特种兵一根毛  

2014-09-09 20:57:31|  分类: 情系中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数千尖兵丛林搜捕:摸不到中国特种兵一根毛 - 好地方 - 好地方

 

辽南的深山老林里,军犬的吠声此起彼落,数百名士兵正在拉网搜索,连老鼠洞都不放过。此情此景,只有沿海地搜捕空投下来的特务可以相比。
  

A集团军军长杨思澜少将瞪着这片地形复杂的山林,面色阴沉,沉得发黑,比黑锅还黑,身边的警卫连连长噤若寒蝉。他知道首长快要气死了,难得忙里偷闲出来打打猎,没想到跟一个来历不明的武装人员撞了个正着,那家伙见势不妙,闪电般击倒几名警卫员后窜进山林里不见了。

 

当时军长脸色就发黑了,更气人的是整个警卫连追进去都一天了,连人家的毛都没碰到一根,反倒不时被人家从后面窜出来放倒几个。那家伙似乎一门心思炫耀己的作战技能,从不开枪,逮到机会就窜出来对着落单的士兵一顿拳打脚踢,而军长下了死令不许开枪,要活抓,因此不到半天,警卫连里多了一个排的猪头。

 

这还算轻的,有些倒霉倒到姥姥家的家伙踏入他设置的陷阱里,给吊起半空,要是没有被人发现,他们就得在高高的树梢上看上好几个小时的风景。军长牛脾气犯了,调来了集团军侦察大队,可是四十八小时过去了,还是没能逮住那个可恶的家伙。
  

又有两个被人直接揍昏的侦察兵被抬下山,军长再也按捺不住了。打了一辈子仗,跟东倭矮冬瓜拼过刺刀,跟蒋秃子的遭殃军机枪对机枪的对扫过,在高丽半岛被十六国婊子联军的飞机追着连炸带扫,胜仗打了很多,败仗也不是没有,可就是没有试过这么丢脸的。一手调教出来的侦察兵一个大队还奈何不了人家一个!真要是传出去,A集团军恐怕要把脸塞到裤裆里做人了!少将寒声对通迅兵说:“给我联系韩枫,三个小时内再抓不到人,他这个大队长就别当了,换人吧!”
  

韩枫中校现在真的要气死了。他在集团军里也算一号人物,上千名士兵个个都是百里挑一的尖兵,别说抓一个人,就算是偷袭外军一个团也不见得会输,可是对上这个山中幽灵,他硬是有一种有劲没处使的感觉。那家伙简直就是专门为山地丛林战而生的,有时候十几号人都围不住他,好几回眼看就把他给困住了,结果他抓着一根树藤“悠”一下荡出十几米外,拍拍屁股溜之大吉。

 

韩枫也跟他过了几招,对方用的是一种极为陌生的战场格杀术,招招都是一旦得手对方不死也得摊个残废的狠招,只求实用不求美观,从五岁起就开始习武的韩中校丝毫讨不到便宜,最气人的是对方一沾即走,一击不中立刻开溜,他郁闷得想吐。现在他终于明白军长为什么不让开枪了,十有八九是想活抓,把这小子身上的秘密一点不剩的榨出来!
  

“大队长,这里有新发现!”一名侦察兵在一小片空地里叫。韩枫走过去,看到地上老老实实的一枝造型简洁美观的冲锋枪,跟它一比,他们手里的56式冲锋枪只能算是擀面杖。
  

他连枪都不要了?韩枫眼前飘起一个硕大的问号。又有几个围了过来一饱眼福,啧啧称奇:“这是哪国的枪?真他娘的漂亮,肯定比咱们的好使!”
  

“就是!”
  

韩枫心一动,捡起那支冲锋枪希望能找到一点蛛丝马迹,结果捡起枪带起了泥土,没等大家反应过来,一枚高爆手雷就洋洋得意的横空出世,在半空中欢快的荡呀荡的。所有人冷汗狂飙——要是对方想要他们的命,他们早就光荣了。这枚手雷被一根土黄色丝线牢牢绑住,不会爆炸,万一对方是敌人,那么冲锋枪带起来的就是一个小小的拉环!
  

这枚诡雷也做得太缺德了!
  

韩枫若无其事,扯下手雷扔给一名班长,反复把玩那支冲锋枪,赞不绝口:“好枪,真是好枪。你看这丝细节,堪称完美啊。还有这瞄准器材,我们根本没法比嘛!”扬起枪对着天空就是一梭子:“你赢了,出来吧!”
  

无人应声。
  

听到枪声,杨思澜少将心关一紧:莫非他们交火了?那玩笑可就开大了。斗了这么久,少将已经知道对方没有什么恶意,之所以还要斗下去,除了面子问题外,他也想知道己的侦察兵战斗力怎么样。本来是一场不伤和气的切磋,要是因为韩枫那个浑小子打得性起变成枪战,后果可就严重了!

 

他冲通信员吼:“六刻联系韩枫,命令他不许开——”话没说完,身边一丛杂草突然动了!一道绿色身影犹如隐忍到最后才突然暴起的猎豹,带着浓浓的腥气息猛扑过来,就连身经百战的军长也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一把战术刀就架到了他的脖子。周边的警卫员和侦察兵无不目瞪口呆,足足过了三秒钟才反应过来,几十支冲锋枪一起对准了那个危险到极点的家伙,只要一声令下,就能把他打成一堆烂肉。当然,军长也得变成一堆烂肉,所以没有人敢开枪。
  

那个挟持者发话了:“都把枪给我放下,我胆子小得很,要是被吓得浑身发抖两手一颤,不小心在少将阁下颈部大动脉划开一条小口子就不好了。”
  

所有人大眼瞪小眼,心里暗骂:“我操,就你那杀气腾腾的样子,也会吓得浑身发抖?”不过人家有人质在手,还真没有人敢开枪,只得把枪口指向地面,以免过度刺激这小子。

 

 

 

 

数千尖兵丛林搜捕:摸不到中国特种兵一根毛

直到现在,众人才看清这个神秘人的真面目,不止一个人露出惨不忍睹的神色:这小子一身迷彩服撕成了烂鱼网还不算,还夹带了很多杂草和树叶,脸用草汁、炭灰涂得花花绿绿,不盯着看连他五官都看不真切。最令人喷饭的是他大腿上还别着一把石斧,整一个野人二代!要不是还挎着一支又粗又长的步枪,大家真的会把他当土著了!就是这么一个三分不像人七分像土著的家伙,把一个侦察大队给耍得团团!
  

杨思澜反而是最冷静的,他甚至用欣赏的语气问:“小鬼,身手不错嘛。哪个部队的?”
  

野人、土著、挟持者用郁闷到极点的语气说:“还问这个有球用,我的部队早就不存在了!”真的不存在了。。。。。。准确点说是还没有组建,得等到二十年后才行。
  

军长明显理解错误:“哦?你的部队被裁掉了?那真是太可惜了,拥有你这样的士兵的部队必然是战斗力强悍的劲旅,怎么说裁就裁?不行,我一定要找总参问清楚!对了,你的退伍工作落实下来了没有?要是混得实在不如意,到我的部队来怎么样?A集团军虽说比不上136集团军这样的超级王牌,可也是甲等集团军,在这里你肯定能一展所长,有一番作为的。”
  

挟持者愣了愣,说:“将军阁下,你的命都捏在我手里呢,应该为己的生命安危多操点心才是!”
  

军长大笑:“少来了,你要是想要我的命,我都已经死了七八次了,哪里还有机会在这里跟你聊天?把你的刀给我看看。”
  

挟持者乖乖的把刀递给了将军。那是一把最纯粹的战术刀,长三十三厘米,厚七毫米,重达六百余克,几何形刀头赋予它恐怖的杀伤力,就算是直升机防弹玻璃也一刀就穿;刀背有一排锯齿,可以生生锯断小指粗的钢筋。整把刀造型凶悍,杀气逼人,军长爱不释手,连赞好刀,把玩了好久才依依不舍的还给人家,又问:“你叫什么名字?以前是在哪支部队服役?看你的年纪,还不到二十岁嘛。”
  

有史以来最不着调的挟持者立正敬礼:“报告首长,我叫柳维平,今年十九岁。至于我在哪支部队服役,这是秘密。”
  

军长“哦”一声:“连我都不够资格知道吗?”
  

柳维平心里发虚,他就怕少将大人打破沙锅问到底,他上哪里把丛林特种作战旅变出来啊。说起来他也算是倒霉透顶了,在金三角挨了一炮,醒来后发现己居然毫发无损,更没有哪里闹独立,第一个念头就是:“那发直接砸到己身上的炮弹是一发超级臭弹!”可是他的兴奋只能持续三十秒钟,随后就发现己身上所有的通讯器材全部失灵了,卫星定位系统一片雪花,搞了半天才搞明白,他莫明其妙的被人一炮从金三角炸到了辽南,又搞了半天才搞明白,这是七十年代!姥姥的,是哪个国家研发的时空炮弹?研制出来也就算了,也不管严一点,居然让贩毒集团拿来当大炮仗放!他可不想被人当成什么敌特份子、外国特务给毙了,赶紧往人迹罕至的辽南山溜,先避开这人妖颠倒的几年再说,没想到撞上这个超爱打猎的将军,跟他的部队打了两天!
  

人一倒霉,就连放个屁都砸脚跟啊。。。。。。
  

军长可不知道这小子心里骂翻了,他现在的神情就跟地主老财找到了钻石矿一样,嘴都合不拢了,一个劲的狂开支票:“虽然我不知道你是在哪支部队服役,你的部队又为什么被裁了,但是我对你的单兵作战能力之强悍感到非常惊讶!怎么样,到我的部队里来,把你一身本事都使出来,我也不贪心,只要你帮我训练出一两千名像你这种水准的士兵我就心满意足了。。。。。。我犯一下错误,给你个少校当当怎么样?”
  

我靠,这也叫不贪心?
  

柳维平目瞪口呆,倒是那些警卫员一脸的习以为常,军长爱才那是人尽皆知的,这种赤裸裸的收买只能算是小意思。
  

军长以为他不满意,再次加码:“是了,像你这样的人才当个少校简直就是天大的浪费,我再犯一下错误,给你个中校行不?不用观察期,立即上任。”
  

中校?
  

跟孟老大平级?
  

柳维平眼睛变得贼亮贼亮。这岂不是说,在将来的某一天,他可以当着上千号士兵的面狠狠地踢孟老大的屁股,把他收拾己的那些狠招损招连本带利的还给他?穿越好啊,要是在原先那个时代,像他这种三天一小过五天一处分的大头兵,想混到中校,没有二十年那是做梦!原来天真的会掉陷饼!只是这陷饼未免也太大了,会砸死人的!
  

一名年轻的参谋显然是不放心,附在军长耳边低声说:“首长,这个人来历不明,你贸然给他。。。。。。”
  

军长打断:“我有分寸!”微笑着问柳维平:“你意下如何?”
  

柳维平咂咂嘴,说:“成交!”
  

跟做买卖一个样了。
  

这年头做买卖可是割资本主义尾巴,要挨批的。。。。。。

 

  评论这张
 
阅读(1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