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好地方

 
 
 

日志

 
 

压制美日,搞定缅甸,中国3招雷霆出击  

2017-03-26 14:47:51|  分类: 红色公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压制美日,搞定缅甸,中国3招雷霆出击 - 好地方 - 好地方

 

压制美日,搞定缅甸,中国3招雷霆出击 - 好地方 - 好地方

 

不少人认为中国在处理缅甸问题时偏软,中国应采取强力措施去解决缅甸问题。    

  

那么,对缅甸问题的现状怎么看,对解决又有什么看法。今天就来谈一谈解决缅甸问题的思路。   

 

首先,对这个国家开战,在那个国家驻军等激进看法是不认可的。战争必然是到了迫不得已时才可以,而驻军务必是和国家的大战略相匹配的,这样的决定决不是一时头脑发热。   

  

这其中道理很简单,中国周边冲突点太多,如果中国盲目在周边乱出击,其结果必然是四处着火,应接不暇,而这正是美国所希望看到的。美国不断在中国周边挑事,不正是想把中国周边都变成地缘较量的国际热点,给中国制造难民麻烦,让中国周边陷入战争不停,给中国经济制造不安全发展外部环境吗?如此一来,我们哪里还有精力在全球范围内与美国竞争呢?

 

所以,大国政治事关国家的发展与生死存亡,岂能意气用事?中国在周边很多问题上都是以柔克刚、刚中带柔。譬如,南海中国就是通过这种方式来平息的,为此中国花费了五六年时间,但最终中国在这里赢了美国。   

  

所以,我们在处理国家大事方面,不可莽撞与冲动,因为那正是对方给我们设下的陷阱,是为了让我们忙于应付而荒废了大国战略、误了了发展的阴谋。   

  

其次,以柔克刚和刚中带柔并非一定会被动,其实很多时候完全可以通过制定计划化被动为主动。在缅甸问题上,由于缅甸内部政治在过去10多年的剧烈变化,从军事独裁走向了民选政治,再加上西方在这里的渗透和缅甸各方势力的重新调整,我们实际上的确存在应变不足的问题。  

  

20098·8事件到2015年上半年的缅北大战,我们的策略一直是想稳住局面,当然稳的原因一方面是基于西南边陲的安定需求,另一方面是中缅油气管道当时正在推进建设,再加上当时中国精力也没放到这,所以拖到不得不调整才调整策略。    

 

2015年上半年缅甸政府军不顾中国边民安全的做法上看,中国对缅的传统政策也到头了,于是我们在中缅边境举行大规模军事演习警告缅军,并在20156月邀请昂山素季紧急访华,这才稳住了中缅边境的局面。   

  

自此,中国对缅的外交策略也开始全面调整。从20156月前后至今,中国一直在努力推进缅甸的和解进程,但事实证明只是劝和促谈效果不佳,甚至有很大的系统性风险。   

 

对中国来说,缅北的地缘性质与克里米亚之于俄罗斯有几分相似,如果缅北民地武真的被缅军统一,那么不仅仅是在缅北的我中华遗民将被严重摧残,更重要的是在美国重返亚太的大背景下,缅甸完全可能挟美日自重,成为美日等西方国家遏制中国的西南桥头堡,甚至可能在西方支持下依托于印度打破西南的战略平衡与宁静。   

  

所以,缅北民地武控制的地缘区域之于中国犹如克里米亚之于俄罗斯,在中国取得对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胜利之前,中国绝不能允许缅甸用武力统一缅北,否则将可能给中国带来系统性风险,将会对"一带一路"战略构成战略威胁。对缅北绝不能丢这一点,我们务必要有清醒的认识,务必要有万全的准备。   

  

然而,如果我们仅仅局限于缅北不能丢这一点,那么缅北战事根本不可能停。缅甸政府不管换谁,大缅主义一时半会是不会改变的,只是昂山素季可能会好一些,缅甸军事集团会严重一些。大缅主义不除,缅北问题如果被解决了,那我们就只能等着陷入战略被动了。所以,要想根治缅北,必须推进根除大缅主义。   

  

大缅主义是缅甸二战后一直以来的国家统治思想,说根除就根除了?这显然是个难题。但是,难题只要解题方向对总是可解的,只是时间、方法问题。如果面对问题不去找对根子上的问题,而只浮于表面,那是不可能有解的。   

 

所以,解难题比无解之题好解,因此解决缅甸问题应从根源上去考虑,所谓中医治病除根就是要从根上进行调理,对症下药。而要根除大缅主义,首先就是取得各方在战略上的平衡,因为只有双方在战略上平衡了,彼此才能真正沉下心来正视对方。    

  

那么,如何根治大缅主义,又如何根治缅北问题呢?应该运用三招:     

 

一、解决缅北民地武的分裂问题。  

  

缅北问题之所以打得这么激烈,从根本上说是因为缅甸军事集团看到了缅北的分裂状态,让缅甸军事集团认为缅北各方是可以分化、瓦解并一步步吞噬掉的。特别是20098·8事件彭家声被赶出果敢这一事件更奠定了缅甸军事集团的尽快通过军事解决缅北问题的主体思路。  

  

从根本上说,如果缅北民地武不解决分裂问题,那么最终哪怕不是被全部消灭,也一定会有部分势力在分化瓦解中被消灭。并非人人都是彭家声,也并非人人都能东山再起,缅北军事力量起起落落的情况多了。所以,缅北民地武要想长期生存发展,唯一的一条路就是主动走向融合,抱团取暖壮大自己。  

  

在这方面,中国应考虑发挥引导甚至主导作用,为缅北民地武构建联合政府的机制,构建联合议会的机制,构建联合指挥的军队,让缅北真正成为一个整体,铁板一块。  

 

只有这样,缅北与缅甸政府、缅甸军事集团之间才能形成真正的战略平衡。只有战略平衡出来了,缅甸军事集团认识到打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而且如果再不和谈,缅北就可能独立了,到那时缅甸政府和缅甸军事集团才会真正坐下来谈。  

  

毛主席说过,"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退让求团结则团结亡。"如果缅北民地武自己都不能团结,都不能放弃隔阂成立统一的政权,那未来必然没有出路,特别是一旦大国博弈进入这个区域,随时可能因为大的政治交易而被消灭、吞噬,局势之危险远远高过小打小闹的内战。  

  

所以,对缅甸民地武来说,需要团结起来,与缅甸政府和军事集团形成战略上的平衡,然后再寻求坐下来谈判,争取合情合理合法的权益,才能真正重返"彬龙精神",才是真正为一方百姓谋取合法利益,才能让自己的力量可持续发展。  

  

所以,我们应该引导缅北民地武构建统一的政府、统一的议会、统一的军事指挥,然后将缅北整体融合起来,并帮助缅北发展经济。中国这么做还有一个好处,一旦缅甸政府或军事集团要投靠美国,中国有一个统一的缅北作为缓冲就不怕,也不会很被动。  

 

二、要在缅甸民选政府与军事集团之间找到平衡点。  

  

缅甸民主化改革后,无论是民盟选举胜利还是巩发党胜利,其最终发展的结果都必然是会产生矛盾,就像登胜与瑞曼、敏昂来都有矛盾一样,只是矛盾大小而已。特别是如果像丹瑞这样的元老逐渐凋零,缅甸政局会更加趋于复杂化。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应该在缅甸民选政府和缅甸军事集团之间去寻找平衡点,去抓他们之间的矛盾,然后用自己的影响力去调配他们。与此同时,利用他们之间的矛盾和平衡,再借助民地武的统一来平衡三方,最终找到一个推动三方制衡与和解的方案来。     

  

三、为推进缅甸和解进程制定中国路线图。  

 

中国应该制定一个缅甸和解的路线图,包括缅甸的政治体制上的设计中国应该施加一些影响,推进各方和解。 

 

譬如,当缅北形成统一势力后,就可以把各方拉在一起谈判,最终形成国家级别的议会、地方议会的议会权力格局,中央政府和自治区政府的政府治理格局,而真到了中国彻底能够掌控该地区后,中国就可以作为担保方将军队实施总统制。    

  

到那时,各个政治集团在议会,在社会中都能找到自己的位置,权力结构形成了新的格局,整个国家也就在中国的主导下实现了和解,各个政治势力也就不需要军队来保护自己了,军队就全部成了国防军。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漫长的大工程,但这么走下去总有一天这里会实现和解,成为一片祥和之地。而且,这一思路不但能解决长远问题,短期内也能稳住大局,终归比现在一点就着永远灭不完的火强很多。  

  

中华伟大复兴路并不平坦,面对各种挑战,我们需要大智大勇,需要求变以应对   !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