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好地方

 
 
 

日志

 
 

诗记:袖珍盒极简诗歌  

2017-05-25 11:59:08|  分类: 红色公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记:袖珍盒极简诗歌 - 好地方 - 好地方
 

 

//葡萄与不公

     东海之郭朋友质疑民间鲁迅短诗奖:所谓的公正,大概是有公则正吧!还美其名曰鲁迅奖,岂非亵渎圣人。

许多葡萄生长
在不同高度
越高的也许
越好吃 
所有朋友
从同一地面上开始采摘
有的采摘到了,有的没采摘到
也许个别摘到
不说葡萄应给予葡萄 
勿老说
这株树生歪了


//诗歌与谎言

叫你别说话

你就是要说话,他用权力 

捂住你的嘴,可他的手背

仍暴露着 
你在说话
的嘴

//丰富

你写诗,写瘦了
你的生活变丰富了
你瘦了
许多人胖了,他们的生活
可从来就比较丰富的
是否会因为不写诗
变得更丰富,你不说话
仍在写诗,你主要的希望
也许不在于变胖 
而在于丰富


//知音

你写诗,诗在看着你
你不写诗,你已写的诗

也在看着你,你能看见
你正在写的诗,部分已写的诗 
后来你发现,诗是看不见你的
如果你看不见诗,至少还能看见
诗的文字,标点符号
她希望你的诗,能看见你
是为了让诗,能更爱你


//张作梗说向短诗致敬

 
张作梗说向短诗致敬 
你也不说
向长诗致敬,
有次你们
在动物园相遇
你们既向松鼠致敬
也向大象致敬,你的个儿
有些高,而张作梗
个儿
在你们中不高也不矮


//对话与独裁

你曾有人骂你,当你写不出诗时

他骂你玩不动女人了  
仍想上,你不回骂,出于善良 
或说是为考虑对方
之心理承受力
才不回骂,尽管骂你的
多年没写诗了尽管还特爱诗
也爱你有时在写你却不回骂
是否在心里
他在骂诗歌 
骂全体女人也骂自己  
当他在骂你时


//前进

为了激励你前进

她常为你

打出胜利的手势
许多时候
你并不注意什么
手势
确实只知道要争取胜利
胜利是来之不易
你也知道,她的关心
就是担心
你要她放心,要她放心
而勿用手势
即使达不到胜利

你仍会继续向着她前进


//

当她走进你住着
的小巷,
当她站在这小巷 
挨着小巷的墙 

正在这墙内
屋子里,
读着她诗的你
也挨着她

//在歌声中写诗

在歌声中写诗,诗歌
率你们前进
音乐
助你们飞行


诗既有翅膀
也有脚步

诗与歌,终将合而为一

在热血中,在冥想中
我们的诗歌
是诗与歌


//桃节拍


她从海面上走来
只穿着浅蓝泳衣
她走来,是处于使你
感到坚实的位置

 

她踏着波涛的节奏
而来,以与一对酒窝
浑然
融为一体
的微笑向你走来

她走来,是款款的
在逐渐构造你
有人性的层次
也提高了美的意


//自信的文人

 
写着写着,不知不觉将东西
写多了,写多了是否就是写
多了些少了精品,好与多本
就是一对矛盾,就像敝帚与
自珍,说不定敝帚就是精品


//改变

不是诗能改变现实
是诗有时
想改变现实 

其实能更快更直接
改变现实的
并不是所谓诗歌 

只不过现实
有时感到难以改变
才寄希望于诗歌

//诗歌的正常

这我要要那我也要要
任何东西都想要这是欲望

我只要我必要的
其他可免
这是本能或弱小的本能

这我不要
那我也不要
任何东西都不想要这已是虚无 

我只要我需要的
能成为我的
这才是诗歌诗歌的正常


//写诗机

写诗

可以不再需要

心灵和思想

写诗机已应运而生

“只需选择主题和风格

按提示填上词汇若干 

便会自动写出

一首诗来”

在艺术将处于大跃进时期 

终于可以考虑如何将诗人们

从地球上统统开除

//信仰的宿命

你还活着,
大半原因 

应该是
还在写诗

如果你,
不再写诗了 
也许说

在这世界 

最多只有小半时间了


//顾城


我,一会看你,

一会看你的诗。
你觉得,
我看你时很远,我看诗时很近。


我,
一会看激流岛,

一会看你看过的云。
你觉得,
我看岛时,感到岛很轻,我看云时,感到云很重。


//狐狸诗坛

在动物世界,有几只狐狸

想成为领军人物,也有更多的狐狸 

希望拥戴它们为领军人物  


不是这些或某只狐狸

就有资格成为领军人物 

也并非说其他狐狸 

是因没有资格才放弃做领军人物

为了各自的利益,狐狸们
需要
在谁做领军人物方面 

较快地达成某种默契

//放下
——致思兰


你们曾经爱诗歌如同

你们内心喜欢的女人你们不断地写  

仿佛真需要不断地写最终却发现  

你们女人才是更有质量

的诗歌所以要先生活后诗歌

这是已不再写诗的你们后来告诉我们的


//诗人心态


在一段时间,很高兴能将诗写得

多一些说,作为诗人应该

少发言多作品,其实正是在发言 


在另一段时间,
写得相对少些

或根本没写说,作品要有灵魂

没灵魂时我不写,其实正是有灵魂的
 

//良莠不齐的诗园

不因赞美

好禾苗
而拒绝
狗尾草,议论纷纷

 

也不因善待

狗尾草

而冷淡好禾苗,所以生机勃勃

//诗歌时代是什么时代

诗歌时代是什么时代?就是中国母亲到处寻找,就是朦胧诗北岛、舒婷、顾城等等,口语
寻于坚、韩东、伊沙等等,诗歌精神洛一禾、海子、西川等等,接着知识分子诗又寻王
家新、
西川、欧阳江河等等,民间诗又寻伊沙、徐江、侯马等,第三条道路诗又寻谯达摩、 
非、安琪等等,中间代诗又寻安琪、沙、丽华等等,诗歌精神又寻北岛、舒婷、杨
等,下半身诗又寻沈浩波、尹丽川、等等,非非诗则要寻周伦佑、蓝马、杨黎等等, 
深度象又寻先发、臧棣、欧阳江河等等,废话诗又寻杨黎、青、赵丽华等等,获奖

寻宇向、陈先发、胡弦等等,70后诗、80诗、90后诗又寻许多人,草根诗、新红颜诗,

其他好多诗又寻许多人许多人,如此寻来寻去,好像还寻不到自己诗歌儿子的时代吗?
 

//朴素

 

他们不发你的诗,一种情况
是你的诗差,一种情况
是你与他们关系不好 

后来你
做了编辑,你发他们的诗 
仅仅因为
这些诗好,你不发他们的诗 
并非因为
你们关系已变得不差

 

//词语解释

你爱写风花雪月,你爱写旧时

诗文里经常描写

自然景物

 

你爱写自然景物本无罪
你爱写爱情之事

也无罪 

 

你爱写堆砌词藻,内容贫乏

空洞的诗文,爱纵情享乐

不爱说花天酒地

的生活就有罪

才有罪

//名诗人

 

在他们的墓志铭上

一定要一一写上作品篇目 

包括获得过的奖状

与奖杯名称

发表这些作品的报刊级别 

以及奖状级别、奖杯级别 

只要最后一天还没到 

就还需要继续回忆 

获得过多少掌声与鲜花  

在这一生多么无愧 

以便在将来的历史不再缺席


//写诗

我写诗所以我是诗人我不写诗也会是诗人
若我不是诗人也会是人吧
访客先生或女士们

也许我不是诗人是人在家乡论坛有访客
对我说只有屈原
李白等有些成就者才可叫诗人 

那么我不是诗人我说我只是写诗的人这访客

 

又说哈哈你怎么可与他们这些诗人相提并论
我立马回应之屈原
李白等当年写诗时又并不

就希望有人称他们为诗人我不是诗人难道做

个人都不可以了吗那访客没说话接着就走了 

因是蒙面的或曰化装的我也不知道他或她是谁 


//诗人有病 

他们喜欢或喜欢说诗人有病

这样他们

也许就不会有病

有些确实有病的 

也许都不怎么喜欢
只有自己有病 

而在这世界,有病的诗人

当然也是有的 

只不过他们爱特别强调:诗人有病


//他们不发我的诗

他们不发我的诗,常爱发熟人的诗

发有人情的诗,其实我并不稀罕自己的诗
能经他们之手发表
一个诗歌刊物,
发熟人与有人情的诗多了

其他人发表的机会就少了 

发表的机会少了

其实也表明:尽善尽美的诗大家都很难写出

其中我就更得在不断练习中将写作水平逐渐提高 

以免有一天他们会将我当作熟人

与对他们有人情的人

 

//作为编辑


我宁可发垃圾派的诗

也不愿发下半身的诗

我能读懂垃圾派 

也能理解下半身

 

我发过富有批判精神的垃圾诗

而没发过一首性感的下半身诗 

 

我并非喜欢世界到处是垃圾 

也并未肯定我不需要下半身

 

//敌人

写作没有敌人
只有自己是敌人

敌人们或许也都爱写作
而往往
把别人当作敌人

我没有敌人

始终是自己最大的敌人
那些把我当作敌人的人
这次我得要
告诉他们

我从来没把他们当作过敌人

//奉劝

在生活里征服过我的

有时是我自己有时是我

写给自己的诗我没有敌人 

 

我还没有敌人别的休想征服我

在你们还不能征服自己之前 

别老想做征服别人的英雄

//失败的建议

我提出建议

要诗每次都写得

比我预想中的更好些

诗说

作者就这么个水平

怎么个好法

我说我重新有了些朋友

能否让我的敌人

慢慢变多

诗认为暂时是不可能的

从此许多天对我白眼 

不再理我

 

//怀旧 

他们骂现在的诗歌
不押韵,
没对仗,无平仄
骂它们太自由,
他们骂的是新诗 


他们喜欢站在
旧体诗
的立场上,骂新诗,
从不站
在唐诗
的立场上骂宋词(长短句)


//意外或灵感

诗最不容易写的时候

是你想写,却始终写不出来

的时候 

 

诗最容易写的时候

是你不想写,却能一下子写出

的时候


//东海诗歌节

不是诗歌喜欢经济

而是经济

有时用诗歌演出,也不是

经济就真喜欢诗歌

而是诗歌

有时会被经济运用,所以更不是
经济与诗歌从来是结盟的

而是幸福人民的爱情

有时喜欢

以诗歌与经济联姻的方式表达


附小文:

《官方与民间》

——在东海诗歌节高峰文化论坛上

 

记者女儿带我去参加该活动 在活动开始前 我看见丁竹 江一郎 陈剑冰 藏马 戈丹 杨邪都齐刷刷地陆续来了 我问周晗(许是曾文联副主席) 这么多年文联有什么活动 怎么老不叫我 他说我在QQ群都发了消息的 我说我知道什么群什么群吗 江一郎说 这活动不是文联办的 是宣传部办的 我脱口而出 宣传部总还是诗歌大吧 我也许说了我的话 作为采访该活动的女儿说别吵了 我不说话了 我在想若没有女儿 我和《中国网络诗读本》能找到这活动吗

//遇见辛酉

从前他写诗,只为了歌唱,现为了谩骂

从前他写诗,只为了谩骂,现为了哭泣

从前他写诗,只为了哭泣,现为了疗伤

从前他写诗,只为了疗伤,现为了改进

从前他写诗,只为了改进,现为了拯救

从前他写诗,只为了拯救,现他想只要

如从前那样,能继续歌唱,该有多么好


//不是诗奴

你每天都要读诗、写诗

否则就会生病但是人们
生病的原因
都是因为没有诗吗?


你说
每天都要读诗、写诗
如果没有诗就会生病

因此生病的
除了诗人
就不会
有其他人了吗?

//黎明前的当代先锋写作

蓬嚓嚓楼上在跳舞

沙沙沙楼下在写作
蓬嚓嚓响些有时很响

沙沙沙很轻

外面的风声呼呼呼

呼呼呼相比较是中等音量 

突然一阵轰隆隆

紧接着是哗啦啦哗啦啦

蓬嚓嚓没有了蓬嚓嚓

沙沙沙还在沙沙沙

轰隆隆最响哗啦啦次之

沙沙沙最轻只有自己才能听到

轰隆隆没有了哗啦啦没有了

沙沙沙变得最响了许多时间里

只有沙沙沙的声响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